校園采風錄
::: 校園采風錄 > 大專資源教室報導
大專資源教室報導
走不一樣的路‧看不一樣的風景
學  校 淡江大學
生命格言 牽起夥伴的手,我們會成為彼此的力量
受  訪 者 105年度大專校院視障學生歡樂學習營
職  稱
服務單位 淡江大學
採訪記者 徐海柔
採訪日期 2016-07-05

教育部多年來結合大專校院及相關身心障礙機構,共同合作舉辦大專身心障礙學生歡樂學習營,今年委託淡江大學辦理「105年度大專校院視障學生歡樂學習營」,希望在視障夏令營中,透過同儕及團體間的互動,分享大學生活與克服學習問題的策略,適應大學生活。

這次營隊主題訂為「勇氣」,代表帶領視障生學員們勇敢跨出每一步。活動自75日至8日止,四天三夜營隊期間,除了演講、遊戲活動,還有實作專業課程訓練等豐富內容。201位參與者中,108位視障生學員包括了剛升大學一年級的新生到研究所學生,大多以大一到大四生為主,另有伴同者21位,其餘是輔導老師與工作人員。

豐富的課程內容與安排

今年度視障夏令營中,教育部與淡江大學也精心規劃了四天三夜課程。活動第一天,安排了成音師李百文小姐發表專題演講「走不一樣的路,看不一樣的風景」」,以及現任職中正高工、罹患白化症的輔導老師-湯雅玲老師與全盲的臺灣大學法律系研究生何群分享視障者經驗,當晚也安排了障別輔具的分類與教導輔具的使用。

活動第二天,則以分組團體遊戲競賽方式,進行探索課程,此課程分成了身體律動,以及提升學員的知能學習共兩部分。第三天安排戶外體驗活動與學生自我展演。上午探訪十鼓仁糖文創園區、體驗打鼓,還欣賞煙囪水劇場表演,下午則到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進行知識的多元體驗,傍晚有保養及彩妝技巧學習的實作課程,當天晚上進入活動最高潮-晚會。

活動最後一天,則到義大世界進行戶外多元體驗,期望透過這些課程與體驗設計,能帶給學員滿滿收穫與快樂。

突破自己,原來我們也可以

始業第一天,每位學員都精神抖擻跟著隊輔喊口號,展現十足精力,在始業式上,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特殊教育科科長廖雙慶、專委黃蘭琇、專員鄭浩宇也特地到場,給予視障生勉勵與支持。

首先登場的正式課程,是李百文小姐的專題演講「走不一樣的路,看不一樣的風景」。罹患飛蚊症的李百文小姐多次走過人生低潮,甚至是生命低潮。在切除腹部腫瘤從鬼門關前走回來後,她將幾十公斤的收音器材綁上機車,便開始了環台旅行。身為成音師的她,透過這趟旅行,蒐集了台灣各地的各種聲音,並製作成一張專輯,取名為「聆聽零距離」,特別獻給所有視障朋友。透過這種方式,就好像帶著視障朋友一起旅行,就算他們無法用眼睛看見台灣的美好,但透過這些從台灣各角落蒐集來的聲音,他們可以進行另一種別緻的旅行,他們可以用耳朵聽台灣風景。這張音輯裡收錄了部落孩子們的歡笑聲、鄉下阿桑的做菜聲、熱鬧繁華的、在地原味的、和平溫暖的⋯⋯,而口白穿插著每個聲音背後的故事。

演講過程中,李百文講師播放她從台灣各處蒐集的聲音,與台下學員互動。聲音有來自嘉義路邊、大山寺的鐘鳴、迷糊步道間的蟲鳴、美濃的雷聲與蟬聲等。當場就有位全盲學員大方地向大家分享自己好喜歡東海岸聲音,而台下的學員聽著這些純粹而自然的聲音,聽得又是入迷,又是驚呼連連。

從收音、後製、剪輯到美術、內文、設計,全都獨立作業,她說,心裡有個聲音告訴她,她必須做這件事。演講結束,她開放有興趣的學員可以站上台前,向她領取這張專輯,她要將台灣的聲音送給大家。

緊接的課程為「視障者經驗分享」,第一位分享者是湯雅玲老師。天生患有白化症,說話直接、個性大剌剌的湯老師向大家分享,白化症就像吸血鬼一樣,見不得光、膚色比一般人白、髮色也幾近全白,再加上視力不到0.1的弱視,從小就備受異樣眼光看待,更常被誤認是外國人。

演講過程中,湯老師分享了很多擔任教職的趣事,還有學生給她的回饋。不難看出湯老師非常熱愛她的工作與學生。擔任過班級導師、家政老師還有輔導老師,每段歷程對她來說,都是不同感受與挑戰。

湯老師說,她當家政老師教手做玩物與烹飪前,未曾想過弱視的自己,竟可以做得不錯。從學生給湯老師的回饋中,也能看出這些學生與老師如同朋友般的好感情。例如:覺得老師很白、老師打人很痛、老師根本沒近視吧 ……等等的用語。老師也自嘲,就是長得很「粗勇」,更喜歡打學生,逗得台下學員哄堂大笑。最後,湯老師還分享了尋求戀情的心路歷程,意外引起學員高度的回響。身障者通常很擔心如何將自己銷售出去,湯老師則是在38歲才開啟她的戀情。身障者的另一半,也常是身障者,因為他們都懂得心心相惜彼此。而湯老師另一半是一般正常人,正常人要與身障者在一起,自己必須要有非凡勇氣,遇到這樣人也非常不容易。藉由自己的故事分享,也鼓勵所有學員們,是可以做到的。

而第二位分享者是何群,他就讀台灣大學法律系研究所,天生視力非常微弱,隨著年齡增加,視力越來越差,終於在他國中二年級時,失去了他的所有視力,目前是全盲。

何群非常會念書,大學考上了台大大氣系,不過在念書過程中,他也發現,讀理科要取得資源並不像讀文科那樣容易,而且發展上也一定有難度,尤其觀察氣候幾乎要用圖像與顏色去記憶與辨識,但這部份很難靠科技輔具協助他達到辨識的目的。後來他轉唸了台北大學法律系,除了資源的取得及學習上,都能有較好的結果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唸法律較好就業。以台灣第一位視障律師-李秉宏為目標,他期許自己也能做到,如今,他也順利考取到了律師執照。他告訴學員們只有讓自己成為更好,比一般人還要更好,才能讓別人把視障二字的標籤從自己身上拿掉。

最後,何群更提到了非常實際的問題,就是踏出社會。在學校,你可能只要學會一點本事,就能贏來很多人的鼓勵與讚賞,當你達到一般人的標準,那就是非常厲害了。一旦出了社會,就完全不同,若沒有比一般人更卓越的能力,就沒有公司會雇用你。就算真的錄取了,還有更多難處與挑戰。如同視障律師-李秉宏,雖然他考取了律師執照,成為了一名律師,但幾乎從來沒有碰過什麼案子,這是非常現實的問題。現實縱然殘酷,但如果不去努力,就真的什麼也不會有。

牽起夥伴的手,成為彼此的力量

夏令營第二天,全體學員按照分隊,進行分組團體遊戲競賽,包括蘿蔔蹲、兩人三腳、歌唱遊戲、過河遊戲等…探索課程,除了讓學員們活動四肢以外,更從中獲得學習,而學員都卯足精力挑戰每個遊戲任務。雖然是團體競賽,但主持人在活動過程中也告訴所有學員所花時間長短、成績高低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靠自己,還有同組夥伴的力量,一起去完成每一項任務。

突如其來的休止符

夏令營第二天下午,台灣東部外海的「尼伯特」颱風也將於傍晚觸台,主、承辦單位與現場老師在經過開會後,決定於76日下午四點結束夏令營,消息一公布,活動館外立刻下起大雷雨。雖然相處時間短暫,但主持人與領隊隊輔也和學員們約好,明年還要再來。

校園照片:105大專院校視障學生歡樂學習營.jpg
Top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