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采風錄
::: 校園采風錄 > 學生生命故事分享
學生生命故事分享
不被打敗的求學路
生命格言 即使前方的道路出現阻礙,也要想辦法從旁邊繞過
受  訪 者 陳新育 同學
就讀學校 國立空中大學
採訪記者 楊育青
採訪日期 2016-04-21

今年四十三歲的陳新育,因為患有「視網膜黃斑部色素病變」,視力僅剩不到零點一。然而,近乎眼盲的他,卻沒有被殘疾打倒。除了學習按摩技術外,對於周遭相關的事物都保有高度興趣,他憑藉的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空大。同時,也不斷精進自己的實力,不僅讀了很多進階班,更讀了盲人重建院中專門培養老師的師資班,以及許多不同的進修課程。現在的他除了身兼老闆與空中大學學生等身份外,還是盲人重建院的講師,更被勞委會聘請去評鑑丙級考試。而他下一個目標,則是希望可以考去私醫插大,取得復健師的資格。

在桃園開設按摩店,從事按摩業近二十一年的陳新育,其實視力狀況從國小二年級就開始退化。雖然家人也曾帶著他四處尋醫,卻一直沒有找到病因。因此,他也沒有被轉介到相關的輔導機構。隨著視力逐漸下降,連上課都有困難的他,也因為沒有相關資源,而有著一段不太愉快的童年。

查不出原因的病,以及尋無資源的學生時期

陳新育自小在嘉義長大,回憶起自己視力退化的過程,陳新育說,自己其實從國小二年級視力就不好了,隨著年級的增長,視力也退化得更嚴重。他提到,那時每半年就會檢查一次視力,剛開始的時候,其實視力狀況跟一般人差不多,但隨著每次的檢查就會發現視力退化得更嚴重。一直到上了國中,隨著日益增加的課業壓力,他的視力退化得更快,他和家人找遍了各大醫院,卻一直找不出原因。

陳新育坦言,小時候的他,因為不知道如何解釋,也不敢跟老師說明自己眼睛的狀況,常常以「眼睛不好」帶過。一直要到國中二年級,遇到了一位賴鎮山老師,介紹陳新育前往成大醫院進行檢查。這才發現,陳新育罹患的是一種先天性的疾病,病名叫做「視網膜黃斑部色素病變」。

陳新育說,自己從國小一直到高職的求學過程,運氣始終不好,並沒有被轉介到相關輔導單位。因此,也沒有輔具可以幫助學習。在沒有相關資源的情況下,他說,自己從小到大的求學過程中,遇到過不少阻礙。例如,就讀嘉義高商時,因為所學的商業經營科必須面對很多數字與計算過程,或是利用珠算盤計算票據上的數字。但視力不佳的他,連閱讀都很困難,在考試的時候,常因為數字太多,光是理解題目就耗費許多時間,等到計算出結果時,常常考試時間就已經快結束了。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了高三,因為面臨畢業問題,他才主動尋求輔導室老師的協助。

結果,輔導老師們特意為陳新育開了一個會議,討論該怎麼做才好。陳新育說,一直要到高三,嘉義縣政府的相關人員才來,將他轉介到台灣盲人重建醫院,他這才開始學按摩。陳新育坦言,會開始從事按摩業是因為「真的沒有路走了!」

問起陳新育,如果那時候沒有學按摩的話,現在的他應該是哪裡?他回答:「家裡。」陳新育說,家裡雖然是務農為主,經濟狀況也不是太好,但家人並不願意他出來工作。因為他們認為,家中並不差他這一雙筷子。

按摩師的專業養成

陳新育說,當時在盲人重建院的學習,主要是以術科為主,而學科方面的相關知識則只是大致瞭解,並沒有很徹底的學習。但他認為,在盲人重建院的那兩年,因為規定要住校,加上有學長、學弟的互相學習。平常除了可以跟學長請教外,還可以跟學弟們切磋技術。雖然當時急著想畢業出來工作賺錢,總是埋怨時間太長。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學到的是扎實度十足的按摩技術。

陳新育解釋,按摩主要分成學科跟術科。他說,學科的學習論中西醫都要讀,除了中醫基礎外,還有解剖學.病理學、按摩學...等科目要讀。他提到,現在按摩和以前的按摩不一樣了,現在的按摩不只是讓客人放輕鬆而已,如果要能生存,那真得要靠技術才行。

陳新育提到,以技術為導向的話,按摩師一定要有辦法處理客人的症狀。他說,既然要處理客人的症狀,就要知道客人受傷的肌肉大概在哪裡,以及肌肉的起始點位置。這樣才有辦法幫助客人調整肌肉,相對的效果也會有加成作用。

李家同教授的相助與不願放棄的求學路

因為身體因素,陳新育高職畢業之後便停止升學。但他說,自己一直想要繼續升學。於是一個因緣際會下,他聽到了李家同教授的演講。他嘗試寫信給李教授,藉此詢問教授關於特殊教育的相關問題,以及是否能借他放大字體的書本。沒想到,陳新育竟然真的收到一大箱又大又重的書。對此,陳新育感到又驚又喜。

有了教科書之後,陳新育說,自己在盲人重建院的兩年,都在準備考大學。但是,高職畢業的他,要轉讀高中課程的話,兩者的差異實在太大。努力兩年,依然沒有辦法如願的他,在結束兩年的按摩學習之後,就在當年九月前往新莊盲人重建院服務了。

陳新育說,自己就像個好奇寶寶,對什麼東西都有興趣,什麼都想學。也一直想嘗試報考空中大學,在結束盲人重建院的學習後,陸續又報讀了按摩相關的進階班,甚至也去過中山醫學大學聽課,跟著教授摸過大體。

他說,目前讀的生活科學系,所學的包括了家庭、兒童青少年,以及老人健康與生涯規劃...等,這些都可以跟按摩工作有所結合。好比他可以在和客人聊天的過程中,運用所學的心理學相關知識,也更加能了解客人的心理狀態。他也會結合自己的經驗以及所學,將它們融合進工作中,並且有一套自己的按摩的施力技巧。

陳新育現在上課主要依靠錄音,以及電子書輔具上課。他說,比起一般同學,由於眼睛看不見,如果只靠課堂上的錄音,有時候並無法瞭解課程內容。他舉例,如果老師講述的是黑板上的內容,卻只是叫大家看黑板,而沒有說明是什麼內容的話,他便無從得知課堂的上課內容。而他也不好意思打斷老師上課,於是只能自己回家讀電子書,努力跟上進度。

日常的不便

陳新育剛從盲人重建院出來的時候,一天兼兩份工作,白天在陽光洗車中心,晚上則到按摩院。他坦言,當時在台北工作的他,日常的受挫感非常大。

陳新育說,因為自己那陣子沒有拿手杖,需要搭公車的時候就會比較麻煩。因為外觀和一般人印象中的盲人不一樣,加上沒有良好的心理建設,所以如果要請人家幫忙看公車來了沒的時候,會擔心別人誤以為是要搭訕。只好聽到每一台公車進站的聲音,就攔下詢問司機是幾號公車。

由於陳新育目前擔任盲人重建院的講師,需要新莊桃園兩地跑,現在的陳新育找出了一套方法。他請別人幫忙以電腦列印出一張正反兩面印有去程與返程目的地的紙板,然後他憑藉著紙板上的記號選擇要翻哪一面出來,再高舉這張紙牌。陳新育說,這樣不管是旁人看到,或是司機看到,都可以知道他的目的地,而上前幫助。

陳新育說,目前台灣社會在「行」的部分,對於盲胞依然不友善。他舉例,之前有一則新聞,有一輛車子因為違規停車,有一位盲胞因為路受阻,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小縫要繞過去的時候,卻將車子的後照鏡撞掉了。車主為此,在馬路上破口大罵,要該盲胞賠錢。陳新育不平的說,明明是車主違規停車在前。

他說,因為路面高高低低,不時還有違規停車出現。所以有些盲胞會戴上一個前面有凸起設計,材質也較硬的帽子,避免頭直接撞到車子後照鏡。

又或者是路上鋪的導盲磚,陳新育笑說,他們都稱這叫「倒霉磚」。有時候順著走,都不知道前面會遇到什麼障礙物。或是可能剛好遇上路面施工,而施工單位並沒有在適當的範圍內做相關設施,盲胞在行走的時候,很容易一個不小心,就直接踩進施工地。

另外,則是無障礙網頁部分也不足。陳新育說,一般人閱讀網頁大概三十秒就能找到需要的資訊。但使用語音導讀的他們,必須一行一行的操作,讓電腦系統一字一字唸出來。有時候瀏覽一個網頁,可能就要好去一個小時。陳新育說,有時候也會出現因為網頁動畫太多,電腦為此卡住而無法讀字的情形,這時候就必須請人幫忙將滑鼠移開。

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最好

陳新育說,自己秉持著「只有更好,沒有最好」的信念。他說,這句話可以應用在任何事上,包括按摩工作或是教學、上課,始終相信自己應該可以更好。陳新育說,雖然眼盲對自己而言是個缺點,但對客人而言,卻能產生激勵的作用。

陳新育相信,必須要肯定自己,才能展露出更好的一面。即使前方的道路出現阻礙,也要想辦法從旁邊繞過。

Top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