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最新消息 > 活動
夢想實踐家(下)
發佈日期 : 2017.11.14

轉載自蝙蝠電子報
演講者
/楊聖弘

整理/陳芸英

編者案:106年大專視障歡樂學習營七月在溪頭舉行,重頭戲是兩小時的演講「夢想實踐家」,本刊獲當事者同意,刊出演講內容。這其的主講者是前「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的秘書長楊聖弘。年過四十的他在視障圈待了將近二十年,卻在今年初毅然決然轉換跑道,他勇於接受挑戰的勇氣令人佩服。

請問現場有沒有輔大的同學?出個聲吧!因為我目中無人,「有」。

為什麼要特別跟輔大的學生打個招呼,因為我也是輔大的同學,見了面想跟同學打個招呼。

主辦單位希望我到這裡跟大家分享「生涯轉換」,其實我原先給主辦單位的題目是「就怕人生太乏味」,但顯然這題目他們覺得太刺激了,稍微改了一下,轉為談「生涯轉換」。

為什麼「怕人生太乏味」,這跟我的「生涯轉換」有很大的關係。

我目前的工作單位叫「賽斯身心靈診所」。這診所到底在做什麼呢,它有大家能想像出的身心科病患,憂鬱、躁鬱、精神分裂、皮膚病、罹患癌症者、問生涯規劃……等等,都會到這診所來。他們過來我們要為他們做什麼?就是從心理的角度幫他們找一個可能的治癒方法。

我為什麼去那裡,這跟我去輔大有關係。因為我念的是輔大心理研究所。但是在去年十一月之前,我還沒有決定去實習。我什麼時候跑去實習呢?是今年一月的時候。有人就問,「怎麼這麼短的時間就做這麼倉促的決定?原來的工作你就這樣放掉了嗎?」是的,就這樣放掉。「你中樂透啦?」沒有,我沒中樂透,我放掉工作去實習只有一個原因──開心。

你們一定會說,「這是什麼爛答案啊?光一個『開心』就要丟掉工作跑去實習?」

去年十一月發生什麼事呢?我在輔大上課時,老師給了一個訊息,「如果想要考『心理諮商師』的同學,一定要在畢業之前完成全職的實習,因為這是新的規定。」當下我楞在那裡。因為這完全不是我的生涯規劃啊!我當下沒有要考諮商師,就算要考也是以後的事。但不管我想不想考,當時我得做個決定。

要不要去實習茲事體大。

原來的工作已經做了十幾年了。

我之前在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負責整個協會的營運,每年要寫很多計畫,另外也要幫視障朋友找工作,我還真的帶著就服員一起去找工作喔!

找工作時常遇到一些令人驚訝的雇主,有些政策好像跟視障朋友離得很遠。我那時常跑立法院,跑得很勤,跑到有助理問我是不是要選立委?

當時有很多立委願意幫忙制訂一些跟視障有關的政策,包括計程車跳表會說話,所以在身權法裡有幾條,都是我做的。但還有很多事情沒做耶!

但當下我只有一件急需解決的事,就是是否要去考心理諮商師,如果要去考,問題來了。

我的指導教授即將退休,我的壓力很大,我的論文連一個字都還沒寫,此外我還得顧及到,如果教授退休之前我沒有完成實習,我等於喪失考照的資格,所以當下我趕快去GOOGLE看看哪裡可以實習,這時跑出一個「賽斯心靈診所」。

但這單位還沒有收過兼職實習生就來個全職實習的,另外,他們也沒收過視障的朋友,「我們不知道該怎樣協助你?」但我真的需要實習。對方說,「好吧,那麼你就過來談談看。」

那天,我帶著非常愉快的心情去,我只有一個念頭,「沒問題了,我就是要來這裡實習了,因為你已經叫我來了,我就相信自己一定可以。」

當我坐下來,對方說,「我不知道怎麼跟視障朋友講話。」他覺得說話應該眼睛注視著對方,但我看不到,所以他不會講話,心裡很不安。

後來談話過程中,他表現出比我還緊張的樣子。

這個實習有個很重要的項目,就是我必須要跟著門診在第一次病患看診時,先跟他們做「初談」,也就是簡單的問診,先幫醫生收集看診者的資料,並把內容寫下來,快速送到診間給醫生當作參考;而初談時間只有十到十五分鐘,因為接下來看診的人馬上就要進診間看醫生了。

這對我們都是難題。他說,沒關係,我來幫你想辦法。隔天,他找了一個兼職的實習生幫我做紀錄,這是多麼感人的一件事。

我要說的是,這絕對不是我運氣特別好,這跟我從小到大抱持的一個信念有關,那就是「相信」。

我要特別感謝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的洪大哥,因為他給了我很多機會。以推廣盲用電腦來說,我想爭取這個機會,他就說,「好啊,你去試試看。」我也在聯合報繽紛版當過專欄作家,其實我只有小學寫的文章被老師稱讚過,但對方勇氣可嘉,讓我寫了半年專欄,我採訪了很多身障類別,也因為這層關係,我有機會幫聽障者上課,全場有七十多課聽障人士,我接到這訊息說,不是我敢不敢而是你們瘋了吧?

我的世界裡只有想辦法,只要想到辦法就有辦法,對方說,我會幫你找到手語翻譯員,當然最後是透過手語翻譯員協助我演講,簡單的說,我說我的,他比他的,我自己要很淡定,不去想他有沒有照我的意思比,他們懂不懂表情是什麼,如果我這樣想,一定會受到影響,我就很開心的很忘我的在上面講,我就相信手語翻譯員一定會比對,相信很重要,相信是一股龐大的力量。演講結束,問大家對課程滿意否,結果整體的評分很高。

以上是我的狀況。

我的身邊常出現這些願意跟我一起冒險的人,他們為什麼願意,因為我的尺度很寬,我演過舞台劇,拍過電視廣告……這些豐富的生活經驗告訴我,視障者沒有可不可能的問題,只有你願不願意去嘗試的問題。雖然這句話太老生常談,但因為我自己走過經歷過,我才敢這樣跟大家說。

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限制的問題而是有沒有興趣去做的問題,很多時候,「想像」比較可怕,但是當我們進入那狀況,潛能就發揮出來了。

我今天之所以會把自己丟到身心靈診所,是因為過去那麼多冒險的經驗。我們不就是要不斷的冒險才會有這麼豐富的故事可以說嗎?

 

 


請參考以下相關連結
    蝙蝠電子報 .
Top 回上頁